all四十题,深夜无聊产物

#all四#@千秋莫负 小五四哥说到做到啊

1.清晨醒来睁开迷蒙着的双眼,无意识舔舐唇瓣看向枕侧人,「唔....」然后就被温软的东西覆上嘴唇,甜的...意识仍然混沌的想着

2.洗完澡后看着床上早已坐好的人眼中闪过笑意,舌尖扫过唇角,任由对方压在墙上霸道的扫荡口腔,沐浴露的香气从发梢溢出

3.「吃饭也能吃成这样,呵。」毫不掩饰的嘲讽语气,起身走到他身前一边轻笑一边按住人肩膀啄吻对方唇角米粒「你要继续吃饭还是...吃四哥?」低声在对方耳边呢喃,感受到掌下身体一瞬间的僵硬嘴角弧度越发上扬「还嫩点呢,小...」话音未落便被禁言,扣住他的后脑主动加深这个吻,任由其他人炽热的眼光扫过

4.雨后全身湿透尴尬的去别人房间内借了衣服,年龄差导致衣服也宽大了不少,整理着袖口随意说到「欠你人情,要什么?」完全没有发现仅着宽大衬衫身形在若隐若现诱惑着人,被按在床上,湿润温热的舌头舔弄着胸前红樱「要你」

5.激烈的争吵后一言不发靠坐沙发上,双腿随意搭起,抿紧唇线神色傲然「你到底要干吗?」声线难掩疲惫的问道,似乎勾起他的怜悯之心,被叼住耳垂撕咬着,竭力克制快要冲出喉咙的呻吟听到他含混不清的回答「干你」

6.犯错之后与往昔形象截然相反的嗫嚅出声的道歉,不自觉的移开视线却被扳回头被迫与人对视干咳一声「这么对四哥平时教你的尊老爱幼哪里去了?唔嗯..」被握住下体脸颊发烫,含怒看着对方却惹来更加露骨的挑逗「在哪里啊..四哥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7.故作镇定的一笑「你知道找四哥一夜多少钱?」修剪平整的指尖压过人柔软唇部,稍微用力便压出浅白痕迹,嘴唇上扬刻薄弧度「你日不起」正准备离开却被大力拉入他怀中,领带在挣扎时脱离,成为束缚自己的工具,眼神又惊又怒「乱伦你知道什么意思吧?」脖颈被毫不留情的咬住来回研磨「我乐意」

8.被惩罚只好饮尽人啤酒,麦芽香气随着吐息溢出,一杯倒的酒量导致脸色潮红,勾笑指着自己「你们最爱的口味哦」

9.熬夜困倦时哈欠连连,眼角泛着生理泪水眼尾一抹浅粉,移目看过对方「.....有事?哈啊....」不禁打了个哈欠慵懒的音色成功招惹上事,直到被褪去所有衣服才后知后觉的悔恨起来「嗯啊...你慢点...以后,以后要喝咖啡..哈啊..」

10.发烧后格外有小脾气,道过晚安后迟迟不肯闭上眼睛,看着依旧木讷的家伙无奈叹气,主动环住他亲昵磨蹭,细碎亲吻过脸颊耳侧各个敏感点,唯独避开嘴唇后坏笑着松开对方轻轻点上自己的唇瓣「不来吻我吗」


周黄/恋爱什么的[花吐症paro]

ooc慎入

ooc慎入

ooc慎入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周泽楷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是在蓝雨主办全明星赛的第二天。黄少天依旧没来参与。

往常的话有这种事[划掉]话唠[划掉]剑圣早就拉扯着他吵个不停了。

怎么了?周泽楷用迷茫不解的眼神看着喻文州。

蓝雨的[划掉]心脏[划掉]队长回给了他一个足以让万千腐女尖叫周喻万岁的笑容安抚了处于失落状态的枪王「小周你放心,少天他只是...有点不舒服而已。」

于是周泽楷决定去夜探蓝雨[划掉]看望剑圣

黄少天岂止是有一点不舒服。

房间内满是玫瑰花瓣,青年抱头喃喃自语,清俊脸庞上满是痛苦,花瓣早已失去原本殷红的色彩,干瘪的沧桑让人不由得心疼——在你没听清楚青年路说什么的前提下。

黄少天保持着双手抱头的鸵鸟状口中念念有词“天啊我为什么会喜欢周泽楷那个语死早喜欢他又怎么了我为什么要得幺蛾子的花吐症得这玩意不告白就会死?老天你嫉妒我才华横溢吧要我英年早逝才不要....”

    他最近明白了什么叫做天道好轮回,啊呸怎么又扯到周泽楷了。原本话多被嫌弃吐槽也就算了,现在莫名其妙得了什么少女心满点的花吐症,剑圣大大整个人憔悴了许多好吗?!

一说话就会吐出玫瑰花瓣,提到周泽楷时花瓣仿佛更加鲜嫩,他的心思在漫天血色中无处可藏。

这对机会主义者来说不是什么好事,他一贯喜欢谋而后动,可惜老天这个渣队友一串格林机枪直接把他扫到敌方阵营

同队免伤害也不可以这么黑小伙伴吧?!

看到花瓣糟心以至于话都少了很多,安静下来黄少天终于开始思考他和周泽楷的可能性。

告白成功的可能性为零,他看着愈发白皙透明的指尖苦笑出声,谁会接受这种同性的表白啊....

会被厌恶的,被周泽楷厌恶,对于黄少天来讲不比死亡来的差。

喻文州一天比一天着急,黄少天却释然了,起码他这一生,拿过冠军封过剑圣暗恋过周泽楷,人生无憾了吧?他歪头自嘲的想。

越笑脸上冰凉的液体越多。

根本无法自我安慰,完全不够啊..还没说出来的那一句话...

「周泽楷,我喜欢你。」寂静的房间里有人低声呢喃。

吱呀——高高瘦瘦的身影推门而入,他如同琼瑶女主一样讶异的回头,狗血的看到那张印入骨髓的俊朗容颜。

「我操周泽楷你怎么来了?!」说完黄少天才紧紧捂住嘴,而飘落的花瓣嘲笑了剑圣的无用功。

仿佛梦里一样,那人一步一步,坚定的向他走来。

忽然就不知道说些什么了,黄少天大脑空白的看着那张脸越发接近自己,鼻尖相触唇齿相依。

灵巧的舌头长驱直入口腔时黄少天脑内却刷屏而过「我操周泽楷你吻技为什么这么好!」

不知过了多久才分开,刚刚拉出的银丝被扯断,那人醇厚声线带着凌乱的呼吸传入耳中,蝉鸣风声好像都被自动过滤了,他只盯着周泽楷线条优美的唇瓣,努力证明自己没有听错。

周泽楷无奈一笑,重复了那简单不过却把剑圣智商拉低到不忍直视状态的四个字——「我喜欢你。」

第二天喻文州发现黄少天的花吐症好了,又恢复之前的元气满满话唠状态,并且视线对上周泽楷后脸色和之前的玫瑰花一样。

.....有情况

看着蓝雨俱乐部后门监控,战术大师挑眉一笑

「看来,还要加强安保呢。」